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花开花落中,寻找四季的快乐!

走不完的路,唱不完的歌,直面人生,笑对生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文学爱好者,自八十年代开始创作,现已出版诗集《泗河情韵》,《银苑诗翠》,散文集《大山放歌》,小说集《含笑的春风》。现为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济宁市作家协会会员,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.爱好奇石和各类收藏,是省市级奇石协会会员!

网易考拉推荐

青青河边草(原创)  

2008-11-29 09:20:3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万水千山

 

八十年代初,夏季的一天,家驻青河边上的金老头早晨起来一看,不好了!不好了!他大喊起来,原来他承包的五亩鱼塘里,鱼儿全打了白漂,咋回事?老头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怪事吓晕了。难到昨天晚上的一场大雨,出了水鬼,把我的鱼全见了阎王,这可是我辛苦多年的血汗钱啊!金老头醒过神来,流下了痛苦的眼泪。

喊声引来了村里左邻右舍,大家看到水里一斤多重鱼儿、昨天还活蹦乱跳的,今天就这样全军覆灭,大伙就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,金老头没有得罪什么仇人啊!他为人热情正直、性格豪爽,在村里威信特别高。可能有坏人搞破坏,快去报告派出所,说完,就有人去了当时的公社,该村离公社只有2里路,一会工夫,派出所来了二位青年民警,从水里捞了几条鱼,带了点水,就撤了回去。

第二天,派出所来人告知,这水被污染了,是上游化工厂废水所致,这事由公社负责。金老头听后,决定到公社告这家化工厂,他这池鱼,少说也值1万多元,他当时买鱼苗,从亲戚家七凑八凑借了点、还从农行贷了500元钱那!他找到公社社长,社长说:“化工厂是我们公社刚发展起来的一处社办企业,是从农行贷款50多万元建的,开工才半年,这厂在全县也算是利税大户,县里领导很重视、如果停产,对我们公社将造成非常大的影响,你的鱼塘之事,我听派出所同志说了,不就死了几条小鱼吗?等企业发展了补给你几个钱就行。”社长说完扬长而去。金老头愤愤不平的回到家中,一连三天没有吃下饭,他等待有一天能给个说法,何时把这污染除掉。现在也没法归还农行和亲戚的钱了,这时的金老头有点,如深山老林迷了路——叫天天不应,唤地地不灵了。

说起金老头,话就长了,他外号叫金大刀,是个抗日英雄,长得体态魁梧,结实粗壮,方脸膛、络腮胡子、脸上饱经风霜的皱纹象刀刻似的,听说还参加过徂徕山战斗。五十年代他不愿留在城里享清福,毅然打起被包,回到他生长的故乡,从人民公社起,他就当起了村里书记,七十年代他把书记岗位让给了一位年轻的退伍军人,自已毛遂自荐到村西青河边,当起了义务护林员。这青河水是从北山青石岭水库流下来的,水库是六十年代修建的,当时叫“红星水库”。后来因为靠近水库有一青石岭而得名。关于水库的历史我们就不再考证,单说这青河就有无数故事,这河流经本县3个乡镇,长约三十多公里,沿河十多万人,几十亩良田,全靠他来滋润,六十年代中期,金老头带领全村一千多父老乡亲,在河两岸种植了大量的“杨树、柳树、刺槐、白腊条”等经济实用树,一晃二十几年过去,河两岸绿树成荫,芳草萋萋,这夏天的景色,十分迷人。妇女们在河边洗衣,孩子们在水里逮鱼摸虾,到了夜晚,姑娘、小伙子们会三五成群地跑进河里,各自为站,洗一个痛快、凉爽的水澡。这清清的河水会把人们一天的烦恼和汗水洗个干净。那时金老头经常坐在河边大柳树下,讲他当年打日本鬼子的经过,只讲的口干舌燥,口冒火星才罢休。因此,金大刀打鬼子的事在十里八村是一件动人的消夏故事。

可如今,自从鱼儿死光后,金老头总是闷闷不乐,看到河里水一天比一天混浊,并夹杂着一股恶臭气味、他真想不通污染会这么厉害,从此,河里再也看不到鱼虾,青蛙也绝迹了、树木枯死了、青草气死了。青河变成了黑河,妇女们不能前来洗衣了,只能在村中老井旁,提着大水桶洗衣服,特别费力,孩子们也不能到河里逮鱼畅游了。

金老头年年去找公社社长,后来公社改为乡后,他又找乡长。乡长说:“乡办企业是全乡人民的,乡办厂子不能停,停了我这个乡长就当不成了”。不光是这些问题、金老头从街上还听说,主要是乡里有这个厂子,就有钱花,有酒喝,特别是那猫眼乡长还能去找小姐寻欢作乐,真是吃喝嫖赌全靠它报销。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一直没有给他补偿。他还多次找到县里,因是乡办企业、县里又安排他找乡里处理,来来回回,去去来来、像踢皮球一样,谁也没有给说法,乡长换了好几届,谁也不理这老账。

有一次、金老头喝了一斤老白干,趁着夜色、他把那家化工厂的牌子给砸了,心想反正钱没人给补偿,乡里没人问,县里管不了,结果,金老头因破坏生产的罪名,被派出所拘留一个月。金老头对此事窝了一肚子气,真有点放风筝断了线——没指望了。但他也下了决心,污染不除,死不瞑目。

九十年代的一个春天,金老头从电视里看到、国家对环境的治理越来越严,县里也下发了文件,要抓好蓝天绿地工程,痛下决心关掉污染企业。这时的金老已经七十六岁了,走路也多加了一条腿。有一天、乡里来人通知他到乡里开会,这次会是彻底治理污染会,会上、刘乡长还宣布了县政府指示,对全乡的污染企业全部关停,金老头听了激动万分,乡里还决定当场兑现被污染的农户,当金老头从新来的刘乡长手里接过二万多元的赔偿时,金老头笑了,刘乡长也笑了,小青河也流出了欢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