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花开花落中,寻找四季的快乐!

走不完的路,唱不完的歌,直面人生,笑对生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文学爱好者,自八十年代开始创作,现已出版诗集《泗河情韵》,《银苑诗翠》,散文集《大山放歌》,小说集《含笑的春风》。现为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济宁市作家协会会员,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.爱好奇石和各类收藏,是省市级奇石协会会员!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4年11月08日  

2014-11-08 11:48:24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性资源的分配不公现象探谜

   

    忠言 文

 

    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,我国实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家庭制度。

    但是,这并不等于所有男女都能拥有自己的异性配偶,一部分人无法享受到法律赋予的这一权利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男女性别比失调造成的性资源分配不公

    据《羊城晚报》报道,中国社会性资源分配不均,优势男性“多吃多占”现象严重。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董玉整直言,性资源分配不公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———性别比严重失衡,大量男性在婚姻问题上“未就业就失业”;经济、社会地位不平等,单身男性竞争力差距拉大;在道德层面,存在部分占据优势资源的男性“多吃多占”,“婚姻挤压”现状不容乐观。

    目前,中国有多少终身未婚嫁的男女,还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。不过就人口调查的男女性别比例来看,我们20岁以下人口性别比例严重失衡,未来可能会有超过2500万人面临“婚荒”。

   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《蓝皮书》预计,大约在2010年前后,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出生的人口将大量进入婚恋时期,由婚龄人口性别失衡所引起的“婚姻挤压”问题将越来越凸显出来,即使现在鼓励女性胎儿的养育,未来的“婚荒”也会颇为严重。

    资料显示, 1995年,我国15—29岁青年未婚人口比例为51.54%,15—35岁青年未婚人口比例为38.23%;2005年的相应数据则分别上升为65.89%、45.71%。 10年间上升14个百分点。“婚姻挤压”会导致女性在婚姻市场上的价格更高,但同时对女性的生存状态、社会稳定也会造成很大的威胁。

    这是在性别资源上男多女少所导致的性资源初次分配不公。表现形式是女性择偶空间变大,法则一般是择优录取。当然也有例外,许多未婚男人是择优不得而无奈推迟婚姻,但除独身主义者外,迟早也会走入围城。

  

   B 人口流动导致性资源分布不平衡

   现代社会,尤其是随着市场经济和工业化、城市化的加快,导致大量人口流动。过去那种以出生地为生活圈和婚姻圈的状况被彻底打破,也导致异地婚姻增多。这样,就出现了一个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,不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流动的总趋势。

   但是,这种人口流动并不是按照男女比例计划流动的,具有很大的盲目性,这就必然导致了男女性别上的比例差异甚至是失衡。如流向能源、重工业城市的农村人口以男性居多,而流向轻工业和加工业为主的城市的人口又以女性居多。如,矿产、建筑等行业吸纳以男性为主的员工,而纺织、组装加工产业则吸纳以女性为主的员工,而他们并不一定在一个城市或地区,这就必然加剧了当地本来就不平衡的性别比问题。

    女性民工集中到某一城市,虽然可能填补了男女性别比例的失衡,有的甚至出现女性过剩。但这又必然导致她们与当地女性争夺男性配偶的局面,近年来城市离婚案件中,因“外来妹”而引起的喜新厌旧的分手并不在少数。而“外来妹”不断地从自己不发达或偏远的的家乡出走流失,必然导致当地女性绝对数的人为减少。 
     而男性民工集中的城市,更加剧了男女性别比的失调。虽然大部分男性民工并不具备在城市永久居留的资本,但少数人会永久留在城市,这也是他们的梦想。这对城市原有男性构成威胁。

   据山东某地对民工的一项调查,在“有无性压抑”一栏里,92%的民工在“有”字后面划上了“√”。民工们都是正常的男人,大部分都是青壮年,需要过正常的性生活。但他们工资不高,有的想找“小姐”,但几百元的工资和养家糊口的压力又不容他们随意潇洒。

   当然,绝不能排除一些民工找“小姐”发泄或出现同性恋这一事实,而这样又导致了性病、爱滋病的传播和泛滥。

  中国性学会的一份统计表明,生理障碍、心理障碍、孤僻、抑郁、自闭等症状在民工中的发生率要普遍高于其他人群,如果不能得到有力的疏导和缓释,还会引发其他一些问题,甚至滋生违法犯罪行为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C 权利金钱地位差别加剧性资源分配不公

    随着市场经济和私有化的加剧,社会价值导向含混,社会风气滑坡,拜金主义、享乐主义泛滥,许多人的道德品行也在堕落着。

    有权的人、有钱的人、有地位的人,都可以用他们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资源“多吃多占”,他们除了合法的婚姻之内的女人外,更有资本拥有本来应该属于别人的女人。这种权色交易、钱色交易,对性资源的破坏力是巨大的,并对他人婚姻家庭甚至整个社会文明构成严重威胁。

    被媒体暴光的香港艳照门事件,影星陈冠希利用其明星效应和家族背景,几乎玩遍了香港演艺圈的女星名媛,达数十人之多,令人难于置信。

    据报道,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拥有146位情妇,位居全国之首,创下当今中国情妇数量之最;四川省乐山市长李玉书的20个情人,年龄都在16-18之间,勘称是老牛啃嫩草、丁吃卯粮的典范。

    而这种社会性的性资源分配不公又与腐败紧密相连。深圳市沙井银行行长邓宝驹,仅“五奶小青”,800天花了1840万元,平均每天2.3万元,每小时1000元。人们说,“难怪深圳楼市频频暴涨,原来如此”。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,则为其22名情人共办群芳宴,并设30万元的佳丽奖,可谓花样百出。

    女人多了,也是难于招架。湖南省通信局局长曾国华,迫于情人们的压力,不得不给五位情妇签下保证书,保证每人每周性生活不少于三次。这真是“朱门佳丽怨,路有光棍馋。”

 

    性资源分配不公当然还有很多表现,本文只对主要的三大因素给予剖析,以期和网友共同探讨交流。

    性,是社会的缩影。中国正在发生巨大变化,有欣喜,更有担忧。当前婚姻中爱情的分量在减少,而被附加的社会条件、物质条件却在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男女关系中道德和理性在减少,而性随意、性冲动、性泛滥却在升温。

   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,又不得不感到迷惘。
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